我的出柜故事

出柜无论对同志还是对异性症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说是一门技术活,也还得靠点运气,虽然同志和异性症在行为上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无论如何,你得要做好失去朋友、一顿暴骂暴打、父母一蹶不振等各种最坏打算,别以为“不同没有什么错”,其实你得承认父母还是会失望。

在我整个生活环境下,对朋友出柜一点难度都没有,而我的朋友也大多欣然接受,有些老同学会感到有些错愕,但是说实在的:事不关己,我又不会伤害他们,何必跟我过不去呢?所以朋友间的出柜还是比较容易的,他们与我交谈间涉及到感情问题的还是会感到尴尬,但并不妨碍他们对我整个人的看法。

说到出柜,最难的还是向自己的父母,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对父母来说,就真的是一次打击。

我对我妈妈正式出柜是今年的5月,之前她其实陆陆续续的心里有点底的,她一直以为我是同性恋,也知道我一直男性化打扮、生活,她自己也在逃避这个现实,每次想要提及这件事情,但也总是点到为止,喉咙开始哽咽,眼睛也微微发红,我知道她很煎熬的想知道答案又怕知道答案,她前两年还会从西班牙给我带些女式衣服来逼我穿,这两年已经不会了。

我原本想去年12月就向妈妈出柜的,不过后来由于出差到西班牙的时间不够,最后还是憋住了。今年5月她回上海,我认认真真写了封信给她,大致叙述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和治疗阶段,也表示自己希望她能够陪同去医院和医生聊聊,信不是很长。然后我当面将信交给了她,她很焦急的问我是什么,我当下口头表示是关于我心理健康的内容,希望她准备好了再读信,她临回西班牙前给我通话,语气平静得和我拉了下家常,关照了点家事,然后和我说,信她读了,她也是有些想法的,但是如果我自己做了决定了,妈妈还是会陪着的。她当时的口气很爽气,但是又有一丝的无奈,我倒是听完有些不知所措,我原以为她会歇斯底里带着哭腔的跟我讲电话,叫我这个不要那个不要,没想到她就这样接受了,失望但也放松的接受了。

对妈妈出柜后,我的心情很放松,27年来压在身上的担子好像一下子抛到了苏州河里,那一块一直堵在胸口的石头一下子碎了,这不是用“高兴”可以形容的,因为我并不高兴,而只是轻松,因为作为最亲的人,我不再需要去瞒她骗她,我想到的是我不再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去掩盖上一个谎言,我已经够了,能说出来,好舒畅,多年的老便秘,突然腹泻了。

出柜其实讲究的是一个时机,时机未成熟,你没有准备好,爸妈没准备好,那你就先不要动,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还没有想好下一步就行动,出柜前请先确认自己经济独立了吗?精神独立了吗?两者都不可或缺,虽然准备这两者你需要很多年,但是当你准备好了,你出柜就算遇到了最坏的结果,你仍然可以继续生活下去。在这里再次推荐各位准备出柜的兄弟姐妹们阅读一下出柜指南,感谢前辈们提供的好意见。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暂无评论 野生沙发待抢

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