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我是易性症吗?

A: 如果你对自己的生理性别感到不舒适、不适应、不认为自己的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相符,那么你就有可能有易性症。

 

Q: 易性症的人都是坏人吗?

A: 有大多数易性症在思维能力上与其他人没两样,所以我很遗憾的说,我们不全都是好人,我们和这个社会里其他人群一样有小偷、有骗子、有强盗,也很幸运我们同样有商人、作家、舞蹈家、音乐家、编辑、公务员、名人及其他杰出的代表。这也是我建立这个网站的最大目标,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正能量注入这个群体,大家要明白,现在的新闻都谋求出挑,有易性症犯了什么事儿就过分报道,所以社会上大家都认为我们是骗子等,其实我们和其他公民没差别,我也一样没信心说顺性别都是好人。

 

Q: 易性症是怎么来的?是不是被别人带坏了?还是家里教育出了问题?

A: 这点很难说,但是普遍人对自身性别的认同是从3岁前就养成了的,大部分的易性症以及易性症家属表示他们从还不记事的时候就已经会排斥与自身生理性别相关的生活方式了。不过也不排除部分易性症人群是因为后天原因造成的。

 

Q: 易性症能够通过心理治疗来矫正吗?

A: 易性症在心理学上与同性恋一样,已经不再属于精神病,因为这类族群除了自我心理性别认同与其生理不符合外,在其他心理精神健康方面并无大碍,通常的心理治疗手段也是通过树立易性症自我信心来避免易性症人群因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下诱发其他如抑郁症等心理疾病,对已经患有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的易性症的治疗也应先从心理疾病方面开始。提升易性症患者信心的方法有很多,可以从对TA心理性别肯定开始,如果TA还是不能满足,那么可以通过进行激素治疗来获得想要拥有的生理第二性征来让易性症重获自信,最后才可考虑执行整形手术方面的治疗。

 

Q: 接受手术治疗后是否能够像个原装男性?

A: 外型上过关真的太容易了,不过在性器官的感觉上的确是不可能和原装那样,能说的是在社会上基本没问题,当然你自己对自己的外表自信才行,我认识的 FTM 外观都很好。

 

Q: 所有的易性症都需要经历激素治疗/手术治疗吗?

A: 不,如果你对自己的身体各方面都充满信心,自认自己能够以男性身份在社会中生活,那你完全可以不接受包括心理治疗在内的任何治疗。

 

Q: 治疗过程是不是必须要激素/手术?

A: 不是,即使你选择接受治疗,激素、手术都不是必要的步骤,所有的治疗都因视每个易性症自身需求而定,秉承能心理辅导就不激素治疗,能激素治疗就不手术治疗,能手术治疗就不自寻短见的一个规则,每个人都能够让自己内心平静就达到了治疗的最终目的。

 

Q: 我是否需要做手术、激素才能够换男性身份证?

A: 我国法律的确是这样规定的,必须执行阴茎再造手术后由医生开具相关证明,公证后,方可换领身份证。

 

Q: 做女变男变性手术需要什么一些什么证明?

A: 父母同意书、无犯罪公证、易性症证明,这三件是每家医院都需要的,其他还有一些各医院不同的就自己和医生沟通了。

 

Q: 我是否可以跟着这个网站的激素日记的量来给自己注射?

A: 绝对不可以!雄激素需要的量会因为一个人的身高、肌肉含量、吸收能力,身体自身的雄激素与雌激素含量等因素而变化,所以不要跟着博主的计量去注射,具体情况可以点击查看FTM 性激素六项标准数据参考

 

Q: 手术会令我留下很大的伤疤吗?

A: 目前有多个手术方案,有留可见疤痕的,也有隐形的,你需要自己去选择手术方案来获得最大的个人满足,每个人需求不同。

 

Q: 我是否要切除卵巢和激素?

A: 一旦切除卵巢后,身体就没有稳定和足够计量的性激素产生,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你身体的运作能力,因此切除卵巢后,你必须使用外援激素来维持身体年轻化。

博主建议各位在切除卵巢前一定要进行一年以上的激素治疗来确认自身对激素是否排异过敏,吸收和代谢的能力是否健全,如果自身条件不适合接受激素治疗,那么也就不推荐做卵巢切除术了。

同时,一旦激素治疗开始后,是不推荐停止的,博主并不推崇国内“大半年,声音变了,就不再激素治疗”的方法,这种方法不科学也不可取,弊大于利。

 

Q: 我是否要切除卵巢还是保留?

A: 双侧卵巢切除后,你将迅速进入更年期,性激素的突然下降会导致心血管疾病、新陈代谢变慢、激素性的脱发、骨质疏松等,因此为确保你身体健康年轻,切除后需要使用外援激素。保留一侧卵巢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上述发生的可能性,但是由于子宫切除,留下一侧的卵巢坏死的几率并不明确。